“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陈薇——“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陈薇——“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闻令即动,带领团队第一时间“逆行”武汉,在基础研究、疫苗、防护药物研发方面取得重大成果,为疫情防控作出重大贡献……

王宏伟:我在玉树州人民医院的内二科挂职副主任。作为一名医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给老百姓看病。我是一名中医,主要是给患者开中药或者扎针灸。

儿科重症监护室立即启动抢救应急措施,并组织医疗护理小组进行一对一紧急救治。经过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1个月零2天的治疗和护理,2017年4月24日上午,三胞胎早产儿兄弟达到出院标准,顺利出院。

此外日常带年轻大夫查房,他们有什么疑难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学习了一些简单的藏语,这样方便跟我的患者直接交流。

新京报:你在医院的日常工作是什么?

北京医疗援建玉树源远流长。

北京青海玉树指挥部党委委员、玉树州委组织部副部长马晨表示,北京援青团队通过院长挂帅、专家助阵、组团式医疗帮扶的方式,正在努力打造一支带不走的高原医疗队。

看到这样的变化我非常欣慰,因为这就是当地老百姓对我的认可与肯定,这是我今年最大的收获。

“三胞胎的成功救治,创造了早产极低体重儿三胞胎存活的历史。”郭勇说。

自2010年1月北京对口支援玉树,十年来,北京援青团队在医疗帮扶方面付出了诸多努力。

“疫情就是军情,现场就是战场。”在陈薇指挥下,短短24小时内,一座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在中部战区总医院药剂楼旁迅速搭建起来。在这个实验室里,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迅速形成日检1000人份的核酸检测能力。

疫苗,是目前抗击新冠肺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在武汉,陈薇率领团队与后方科研基地联合作战,集中力量展开应急科研攻关,争分夺秒开展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陈薇领衔的新冠疫苗研制团队,也被视为疫苗研发的“种子选手”。

打造一支带不走的高原医疗队

余胜泉教授:通过大数据、互联网等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未来教育可以云计算、普适计算、语义网和物联网等智能信息技术为基础,建立虚实融合、万物互联的智慧型教育环境体系;以大数据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变革学校教育体系中的课程组织与实施方式、教学范式、学习方式、评价模式、管理方式、教师专业发展方式、学校组织结构,重塑学校教育的体系结构;充分调动政府、企业、学校以及其他教育机构协同参与学校教育治理,构建公平、智能的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充分发挥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信息技术的优势,构建促进学生全面、个性化发展的教育测量与评价体系,进而重构大数据时代的教育业务流程,构建灵活、开放、终身、个性化的未来教育生态体系,助力“全纳、公平、优质的教育与促进全民终身学习机会”的未来教育愿景实现。数据支撑下的未来教育生态应该是以智能化、精准化、客观化、科学化“四化”为主要特征:

“如今,北京对口支援玉树医疗卫生工作已由单一的医疗领域逐步扩大到疾病控制、妇幼卫生、精神卫生等诸多领域,在提高玉树医疗技术水平的同时,也提高了玉树的公共卫生服务能力。”马晨说。

后来我看到有个米粒大小的鼓包,而且在移动,我就拿针围刺它,弄了快三个小时,最后这个患者终于说不疼了。

跨越50载的医疗帮扶

随后,北京市对口支援玉树的“解除一婴致残全家返贫”项目投入项目资金320万元,对NICU进行扩建,新生儿保温箱增加到25个,相对缓解了重症新生儿床位紧张的困境。

8月12日,玉树州人民医院,第四批北京援青医疗专家苏建伟给影像中心的医务人员培训。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马晨介绍,在改革中,玉树州人民医院利用北京专家的专业技术特长,实施“手拉手”“结对子”“传帮带”计划,打造出一支梯队合理、技术精湛、人员稳定的医疗人才队伍。“目前,已累计培养各类业务骨干132人。”

从目前教育大数据应用趋势来看,大数据与教育融合将会在未来教育中重点显现出以下几点定位:

据介绍,从2016年8月的第三批援青团队开始,北京专门派出由1名州人民医院挂职院长、1名州卫健委挂职副主任和5名医生组成的援青医疗队,正式开始了组团式医疗帮扶的历程。

王宏伟:过去的一年,我倾注心血最多的就是带教,希望把自己懂的知识传授给这里的医生。

2011年,为推进北京-玉树两地帮扶向纵深发展、加快“大美青海,健康玉树”建设步伐,再次派遣援青干部到玉树州开展对口帮扶工作。

此次奔赴武汉,陈薇已不是第一次与病毒“短兵相接”。1991年,刚刚获得清华大学工学硕士学位的陈薇没有选择轻松高薪的工作,而是选择参军入伍。29年来,在与病毒的较量中,陈薇拿下了一个又一个军功章——

玉树州人民医院便是北京对口玉树医疗帮扶的重点项目之一。现在,玉树州人民医院不仅满足了玉树当地藏民的就医需求,更吸引了来自果洛州以及四川和西藏等毗邻地区的广大患者。

1971年,北京鼓楼医院响应国家支援边远地区的号召,进驻玉树州人民医院开展医疗帮扶,为该院医疗技术的提高和传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玉树市已成功创建国家级卫生城市,覆盖城乡、功能完善的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已基本建成。”玉树州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白明说。

2018年8月29日,玉树州人民医院通过三级乙等医院现场评审,成为该州首家三级综合医院。这背后离不开几代北京援青医疗团队的努力。

王宏伟是第四批北京援青医疗队的成员,来自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护国寺中医医院,现在玉树州人民医院担任内二科副主任。

陈薇的朋友评价她:“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只要她一钻进实验室,啥时候出来都不知道。”陈薇说:“穿上了这身军装,这一切就都是我该做的。”

(4)科学化:主要体现在教育决策方面,未来教育生态中包括师生、家长、教育管理者在内的教育各主体都能依据数据得出个性化的教育数据结果,并可将结果反哺于教育。

郭勇介绍,在北京的组团式医疗帮扶下,2017年3月9日,玉树州人民医院组建了玉树州第一个危重症儿童新生儿救治中心(NICU),属藏区州级医院里首创。

余胜泉教授:宏观来看,目前我国教育大数据发展在制度保障、参与主体、治理体系、基础条件等层面存在一定的问题。面向未来教育的目标,我认为目前教育大数据至少还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重点加强:(1)健全数据驱动教育治理的顶层设计,加快形成稳固的教育治理合力;(2)提升教育相关主体的数据意识与数据素养能力,构建与教育大数据未来发展相适配的人才队伍,重点加快教育大数据专业人才的培养;(3)建立并完善基于大数据的教育公共服务供给治理体系,推进教育资源与服务治理方式变革;(4)加快完善各级各类教育大数据基础平台,并与教育相关领域的数据实现无缝对接;(5)加快研制强制性的教育大数据保护与利用标准,规范大数据利用行为,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8月12日,玉树州人民医院,王宏伟(左一)在查房中询问病人病情。

(1)智能化:主要体现在教育生态环境的动态变革方面,教育大数据技术能够动态监测师生及教学特征,并可与人工智能技术、自适应技术结合,智能化调节教育系统各要素。

据了解,第四批北京援青医疗队共有五名医生,支援工作为期一年,8月底将要返京。

王宏伟:今年3月份,急诊来了一个本地的中年妇女,她一直攥着一只手,说疼得不行,感觉里面有虫子在爬。

他介绍,通过实施并巩固“院长+团队+改革”的医疗援青模式,玉树州人民医院先后成立了感染性疾病科、骨关节诊疗中心、包虫病诊疗基地、危重症儿童新生儿救治中心等14个新学科,开设了6个新病区,开展了168项新技术、新业务。

马晨表示,北京援青团队通过院长挂帅、专家助阵、组团式医疗帮扶的方式,正在努力打造一支带不走的高原医疗队。

新京报:这一年的工作有什么收获?

建成后的第13天,危重症儿童新生儿救治中心就迎来了第一场“生死大考”。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看到电视新闻,陈薇父亲才知道女儿又冲到了一线。2月3日,陈薇挤出时间往家中打了新春第一个电话。整个春节,陈薇没怎么顾上和家里联系,只发过几条信息。终于接到了女儿的电话,陈薇的母亲笑了。父母都清楚:“她是国家的人。”

(5)大数据是教育管理迈向智慧化的核心推动力。未来教育将采用大数据技术、互联网技术等将教育业务全面数字化、可视化与自动化,而且可以随业务流程无缝流转,通过可视化界面进行智能化交互,通过智能系统自动响应,将降低信息管理系统的技术门槛,使管理工作更加轻松、高效;对教育业务关键流程的实时监控、动态监测与分析,可以实现教育危机预警 ;可以开展面向过程、基于数据的远程督导与评价,促进教育领域实现全方位、随时的远程监督与指导;可以开展深度的数据挖掘工作,为管理人员和决策者提供及时、全面、精准的数据支持;可以拓宽家庭、企业等机构参与学校管理的渠道,构建家庭、学校、社区等利益相关者多元协同参与的育人体系,使教育从单一的政府管理向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的现代学校治理转变。

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获颁“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奖章。

(2)精准化:主要体现教育资源及服务精准化供给方面,基于个性化学习智能推荐,为教师、资源提供者以及学习者提供精准且适当的资源组织形式和获取途径,提供完整的个性化学习的精准化支持,包括学习内容和活动推荐、学习工具与策略推荐、学习专家与同伴 推荐等,实现个性化学习服务推送。

虽然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全球新冠患者仍持续增加。“这次抗疫过程中,暴露了很多短板和不足,也使我们有更深的危机感和更重的责任感。”陈薇说。

在玉树,很多患者的病都不是我们内地常见的,而且很多病的发展阶段也都不太一样,这为我们的治疗工作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

新京报:有什么让你印象最深的事?

2014年,西非大规模暴发埃博拉疫情,并迅速向外蔓延。那时国内没有埃博拉病例,陈薇也毅然决然地选择挺身而出,率队赴非。她说:“埃博拉离中国,只有一个航班的距离。”同年12月,陈薇率团队研发出世界首个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该疫苗也是首个冻干剂型埃博拉疫苗,实现了我国自主研发疫苗境外临床试验“零”的突破。

3月16日,陈薇带领科研团队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成为国内第一个获批正式进入临床试验的疫苗;4月10日,完成疫苗一期临床试验接种的108位志愿者,全部结束集中医学观察,健康状况良好;4月12日,该疫苗开展二期临床试验,成为当时全球唯一进入二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疫苗,相关试验结果已在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上在线发表;8月11日,该疫苗获得国家专利,成为国内首个进入临床获得专利权的新冠疫苗。目前,三期国际临床试验正在有序推进。

2010年1月,中央印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确定北京对口支援玉树。

再就是带教,主要针对医院的年轻大夫带教。目前医院里很多的大夫都比较年轻,基础相对薄弱一些,所以带教这项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

据您介绍,教育大数据将全方面支撑未来教育生态的发展,那请问大数据支撑下的未来教育生态具有哪些特征呢?

希望把我的技术留在这里

“继续奋发努力,不负使命、不负时代”

当时很多大夫都在,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到有一个穴位叫“百虫窝”,就说试试吧。针灸后患者说疼痛缓解了一些,但把针拔了之后又开始疼。

9月7日,陈薇表示,团队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对已经发生变异的新冠病毒能够完全覆盖。从目前来看,年产3亿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他们正在努力扩大产能。“几十年积累的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陈薇说。

1月26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的第四天,陈薇率领军事医学专家组紧急奔赴武汉,围绕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等课题,迅速开展应急科研攻关,与军地有关单位建立起联防、联控、联治、联研工作机制。

目前,玉树州人均期望寿命较2010年提高了6岁;贫困人口参保率达100%,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覆盖率达100%;玉树州90%以上的县、乡医院,97%以上的村卫生室都能提供藏医药服务;实施孕产妇免费住院政策,住院分娩率提高至98%;玉树州医疗服务人员总数从2010年的989人增长到2019年的2059人,注册执业(助理)医师数增长了88.4%,注册护士数增长88.6%。

“几十年积累的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

核酸检测是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技术支撑。刚到武汉时,当地病毒核酸检测需求量非常大,迫切需要提升日检测量。

为加快推进科研与临床有效融合,陈薇率领科研人员在病原学、免疫学、空气动力学等领域展开研究,快速建立病毒鉴定链条,精准诊断临床患者感染类型,率先在火神山医院等3家医院推广应用,有效提高了临床诊断准确率。

NICU成立后迎来“生死大考”

据了解,截至目前,玉树州人民医院NICU已成功救治1268名危重症新生儿,0至1岁住院新生儿死亡率亦从2016年的12.9%下降至2019年的1.9%,孕产妇住院分娩率由2010年的70.89%提高到目前的99.11%,与全省平均水平差距正在逐步缩小。

“疫情就是军情,现场就是战场”

(3)客观化:主要体现在教学评价方面,教育大数据技术支撑教育评价向手段数据化、主体多元化、指标综合化等方面转变,全面支撑客观化的未来教育评价生态的形成。

“作为一名军事医学科研人员,我特别希望我们这艘科研‘战舰’能够乘风破浪、行稳致远。”陈薇说,“我和团队将为此继续奋发努力,不负使命、不负时代。”

9月1日晚,专题电视节目《开学第一课》现场,陈薇分享了关于新冠疫苗诞生的故事和知识,以及她与团队在抗疫前线与病毒作战的经历。陈薇说,2月26日第一批疫苗在生产线下线的那天,正好是自己的生日。收到领导和朋友们给她发的祝福,陈薇当时回复了8个字:“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其实我们最后也不太清楚这个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有一名西宁的儿科专家说,这种症状很有可能是“蝇蛆病”。

(3)大数据是转变教育公共服务模式的重要契机。传统教育形态中,教育公共服务优先满足群体的共性需求,难以顾及个性需求。而借助互联网与教育大数据技术,通过对教育数据的采集、挖掘与深度分析,可以让教育者了解每个学习者的学习特征、规律及个性化需求,并为其推送个性化资源与服务。教育大数据技术为个体获得靶向性的教育服务提供了基础,提升个体获得感,进而能实现共性需求与个性需求相兼容的教育公共服务模式。

余胜泉教授:大数据技术在商业、金融等领域都应用的比较早,也比较成熟。而在教育领域,由于结构数据与非结构数据错综交错、教育业务场景复杂多样,且教育数据的安全性、公平性更敏感,所以大数据在教育领域中的融合应用起步相对较晚。但随着大数据采集与挖掘技术的日益成熟,教育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将会在教育领域发挥出史无前例的变革作用。

王宏伟: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给患者看完病后,我告诉他扎针灸的效果会很好,但很多患者非常抗拒,能接受针灸的不多。没想到后来越来越多人来找我扎针灸,甚至有患者来医院找我,什么病都还没看,就直接说“我要扎针灸”。

2017年3月22日凌晨1时许,玉树州人民医院儿科接诊了三胞早产低体重儿。来院时三位患儿体重最轻的1千克,最重的1.1千克,且均同时伴窒息、新生儿肺发育不全、缺氧缺血性脑病和低血糖等问题,各项生命指标均属高危,生命体征极弱、命悬一线。

(2)大数据是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的基础支撑。教育系统运行过程中实时、真实的运行状况数据,通过建立关联、聚类、因果等关系,并基于海量的教育大数据和数据挖掘算法,可探索教育系统运行的内在规律,了解教育规律及演变趋势,并可视化呈现,使教育决策部门可以预测到区域内教育发展的需求趋势,从而进行科学的教育决策与教育资源配置,由事后补救转向事前预警,使得教育资源配置过程更迅速,甚至达到实时与即时性。

“至今已有四批北京援青医疗队先后来到玉树进行医疗帮扶。”第四批北京援青医疗队领队、玉树州人民医院院长郭勇说。

(1)大数据是智能教育生态构建的核心前提。《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中明确指出要建设智能化校园,加快形成现代化的教育管理与监测体系,推进管理精准化和决策科学化。智能教育是未来教育重要呈现形式,也是当前教育信息化重点努力建设的方向,更是人民对于教育的美好期望。但要实现智能教育,大数据技术是必不可少的。依托教育大数据技术全面采集教育教学过程中的数据,通过数据拟合、深度学习算法处理,构建教育场景中的教育模型,汇聚应用,逐步形成智能系统和智能装备,为智能教育生态奠定基础。

“要牢记自己的使命,在关键时刻冲得上去,在危难关头豁得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在军事医学专家组火线入党仪式上,陈薇嘱咐新入党的科研人员,这也是她对于职责使命的理解。

面向未来教育发展目标,您认为目前我国教育大数据还需要在哪些方面重点着力?

这是一个个值得铭记的闪光时刻——

我们一直说要“努力打造一支带不走的高原医疗队”,虽然我即将离开这里,但我希望把我的技术留在这里,把这里的医生教会,让他们来继续为当地的老百姓造福。

(4)大数据是推进教育质量监测与治理的关键手段。传统教育质量监测数据是阶段性的、相对静态化、抽样性的数据,一般主要凸显群体、阶段化的发展情况。而教育大数据是全样本、全过程的数据,它能更好地关注个体的微观、动态的表现,并实现全样本覆盖,实时的收集、分析、反馈与改进,对于动态监测教育质量、实现区域教育的精准治理具有重要价值。

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凭借敏锐的科研直觉,陈薇与课题组连夜进入生物安全实验室。受实验环境限制,陈薇很少喝水,也很少去洗手间,经常在实验室里工作十几甚至几十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数月后,团队研制的“重组人干扰素ω”,对SARS病毒的攻击有较好的防护作用。

新京报:即将结束援青工作,有何感想?

入伍29年,陈薇的研究对象都是些常人避之不及的疫病,被同事称为“魔鬼课题”。正是有着长期与病毒“打交道”的经验,她与科研团队能够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尽快研制出疫苗并付诸临床试验。

在组团援建州人民医院的同时,北京对口支援还累计投入资金1.79亿元,积极实施囊谦县、曲麻莱县医疗设备购置、藏医院药剂用房建设等20个医疗帮扶项目,推进玉树州乙肝、结核、包虫病等重大传染病和地方病的防控。